中国网吧24年进化论:从黑网吧变迁到网咖 电竞馆却难起步
时间:2019-03-01 10:33:22  来源:腾讯体育
摘要:

文/王怡薇 编辑/孙涛

2018年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,中国战队IG登顶冠军,热血沸腾的夜晚让无数人想到了那些年与兄弟们一起在网吧“开黑”的日子。

伴随着我们的青春,网吧产业也走过高低起伏。从1995年国内第一个网吧诞生至今,中国网吧产业走过“黑网吧”的混乱无序时代,又遭受过家庭电脑普及的冲击,从单纯的上网、玩游戏,到如今发展为休闲娱乐一体的场所。

那些年我们去过的网吧

25岁的康康是如今某门户网站的电竞编辑。过去两年,中国电竞经历了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(简称S赛)在中国的举行,经历了中国战队IG登顶S8总冠军,无数个热血工作的夜晚,他都会想起十几年前自己刚刚接触电脑的日子。

那时,刚刚上初中的自己经常跑去省城亲戚家开的“网吧”,“网吧”客厅的长桌上摆放着5、6台电脑,就开始这样招揽起生意。“现在想起那时候,只记得那个屋里满地都是网线,网速别提有多卡。”如今回忆起来,那时上网的条件别提有多差,但那时的康康却可以一直站在电脑前,兴奋的点开“新世界”。

青春里,如果你没和小伙伴们一起结伴去过网吧,你的青春可能真的算不完整。

网吧是伴随着80、90后成长壮大起来的游戏与网络的周边产业,是我们上学时始终绕不开的话题,大多数同龄人想必都还清晰记得当年为了刷一件宝物、攻一座城池、赢一场比赛而坚持在网吧的日日夜夜,为了上几个小时网,连早饭的钱都省下来,现在想想当时也是蛮拼的。

1995年,国内首个网吧上海3CT网吧诞生,收费10-15元/小时,网吧行业也迎来第一个发展高峰。网吧主要功能逐渐从浏览网页过渡到游戏,以帝国时代、红色警戒、星际争霸、CS、波斯王子等游戏为主。1998年至2000年,网吧行业第二个发展高峰到来,网吧数量激增,互联网风潮强烈刺激着国人的神经,网吧行业借此进入疯狂赚钱时代

2015年被查处的黑网吧

在急速发展的同时,网吧的安全隐患也暴露无遗。康康现在回头想想,亲戚家开的“网吧”不就是我们后来常说的“三无”黑网吧?那一地的网线存在的安全隐患,想来就很后怕。

2002年6月16日凌晨发生的北京蓝极速网吧人为纵火案:4名未成年人和网吧服务员发生纠纷后纵火,造成25人死亡,12人受伤。后公安局经调查,网吧没有任何经营许可执照,网吧老板违规提供包夜服务,将上网者锁在网吧内造成多人无法逃生是事件伤亡惨重的主因。

自此,国家对网吧加大力度监管,消防、工商、文化、公安等部门经常联合检查,包夜停止开放。随着《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》的出台,网吧行业开始重新洗牌。

网吧变网咖 仿效星巴克模式

除了国家对于网吧监管力度的加强,让国内网吧数量急速精简外,2008年至2014年,国内一线城市几乎家家有手机和PC,设备的全面普及使上网网吧客户正逐渐减少,网吧生意开始下滑,网吧出现一股低价转让潮

网鱼网咖

大环境下,不少网吧谋求转型,这其中就包括如今国内网吧中最大规模的的网鱼网咖,从1998年开业以来在全国已经有600家连锁店,会员数量超过1300万人,门店使用面积在250至400平方米左右。

2007年前,网鱼网咖还叫网鱼网络,大环境改变后,创始人开始设想连锁运营模式。网鱼网咖市场总监彭聪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说,那时他们还特意走访了日、韩不少地区的网咖,在日本,他们发现,网咖不仅仅是上网的地点,更是宅男文化的聚集地。如何将这样的异国模式复制到中国的网咖运营上?看了很多模式,最后还是日常聚会的星巴克给了网鱼灵感。

网鱼网咖

“星巴克可以卖咖啡,为什么我不可以卖咖啡?上海比较忙碌,星巴克传递的是快乐生活、商务的概念,对于网鱼网咖来说,其实更多的是可以在这里停下来,休息一下,来网鱼放松一下自己。”将网吧的上网空间与咖啡馆的饮品供应结合,升级后的“网咖”为行业带来了全新的商业模式,从以往的“网吧”转型成“网咖”。

与此同时,网鱼根据不同客户的上网习惯和需求划分了对战区、情侣区、电竞区,黑房,还有吧台提供饮食服务,还特别开发了网鱼特有的鱼奶茶系列。

根据《2015-2016年度中国网吧行业大数据报告蓝皮书》(以下简称“蓝皮书”)显示,从网吧用户消费情况看,用户的支出排名第一的是上网费,第二就是餐饮费。

电竞拯救网吧市场

iG夺冠

今年11月,网鱼网咖很忙碌。S8全球总决赛,中国战队IG与FNC决赛当天,网鱼组织没能去现场观赛的粉丝们进行观赛活动;IG夺冠后,队员们参加《鲁豫有约》的录制,节目采访的地点之一就在网鱼网咖内;后来,队员们去湖南卫视录制《快乐大本营》也是网鱼提供的当地支持。

在大环境下,除了学习“星巴克”休闲模式,电竞在中国的发展和崛起,也给了网咖“回春”的土壤。DOTA、英雄联盟等多人在线游戏的面世,在绝境中挽救了网吧的经营。年轻人对网吧的认识开始转变,希望有一个一起玩游戏的地方,网吧定位也逐渐从“设备提供者”向“社交场所”转变。网吧开始摸索到和PC展开差异化竞争的出路。

蓝皮书显示,90%的用户去网吧是为了打游戏,看电影、聊天和听音乐其次,分别占比35.04%、27.20%和17.47%。因此,举办电子游戏竞赛成为不少网吧提升品牌的策略。

“网鱼竞技场”赛事从2012年开始,在上海多个门店进行,草根选手们以自组战队的形式参加,获得奖金的同时还可以腾讯电竞官方赛事的名额。2012年首届比赛就有1400人报名参加。比赛最初两届只在上海,到第四届第五届开始扩张,如今覆盖全国400个门店,2017年参赛人数破五万。

“网鱼网咖从从12年开始赞助IG等电竞战队,我们一直在为电竞相关做辅助,网鱼从12年开始做职业比赛,还和LPL官方合作做城市选拔赛。”彭聪说,那个时候参赛的选手就是现在的LPL职业选手,比如“厂长”就是当年网鱼联赛第一年的冠军。包括现在电竞圈打过网鱼竞技场的,zoom、狼行、SGD的上单、icon,都是通过网鱼竞技场走上职业舞台,而且icon是网鱼竞技场的冠军,第二年就走上了职业舞台。

公开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16年,实际经营的全国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数量从14.6万上升至15.2万。

网吧进化走过的弯路未来要做多维度整合

网鱼网咖

时代在发展,经历政策、PC普及,从网吧到网咖的转型,到了2016年,手游的崛起再次让网咖面临改变。

2016年,以王者荣耀为代表的现象级手游,打破很多碎片化的点,网罗很多“低端用户”(不会操作LOL等PC游戏),随时随地,只要你拿出手机,就能和朋友一起“上王者”,这样的交流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。2016年底到2017年初,王者荣耀进入高速扩张期。那段时间,手游对整个网咖影响非常大,当时网鱼门店的经营也遇到了挑战。

“当时大家都觉得(网咖)行业完了,未来是手游发展的时代。”彭聪说,当时全国14万网咖,大家悲观的估计,在手游的冲击下,未来能活下来7万家就不错。

为了谋求出路,不少投资者在那段时间开始做“手游馆”,然而最终都以失败告终。

“网咖是个硬需求,而手游无法驱动用户来店里,没有找到用户需求的点,是不成功的,当时深圳很多地方都在开手游馆,但本质上什么都没有,找不到盈利点,给用户创造不了价值。这还是需要很多时间去调整,17年我们关掉手游馆,开始去研究我们的6.0产品。”彭聪说,那段日子,网鱼也走过弯路,包括电竞馆的战略。“目前电竞馆这个模式还不成立。就像NBA一样,电竞的核心还是在内容端,你没有形成一个明显的渠道价值的时候,无非是给头部内容做点线下游戏比赛的活动。”一位网咖资深投资者这样对腾讯体育表示。

大环境上,目前网吧行业市场仍供大于求,用户数量逐年减少。根据《中国产业信息》的数据,2010年至2014年,全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用户规模从1.63亿减少至1.17亿,此后一直在1.2亿左右徘徊。

不断变革下的网吧产业未来路在何方?

长久以来,网吧行业的一个最大症结在于,它只是一个内容的载体,无法成为一个内容的生产者。希望成为内容的生产者,也是网吧做玩家赛事的原因之一。

除了在赛事上发力,社区化也是网吧产业未来突破的方向。

“一直以来我们创造的是多人游戏空间,起到链接用户的作用,因为一个人玩游戏是不需要来网咖的,我们想吸引更多年轻用户来这里,未来不管网咖怎么变化,网鱼打造多人游戏空间的理念是不会变化的,可能只是说业态上怎么更多的去融合,未来可能有网咖、有VR、有手游,有各个划分不同的区域,网鱼未来可能是一个综合的空间,满足各种用户的不同需求。”彭聪这样表示。

相关阅读

成冠军打野后网吧里他的座位火了 Mlxg:走电竞职业路需慎重

从“小黑屋”到高端连锁网咖 那些年中国电竞的“网吧DNA”

昔日逃学网管蜕变千万年薪主播 大司马见证网吧的“网红时代”